[    【作者咸鱼指挥使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那九棵大树实在太过于粗壮,每一棵都恍若参天,它们固然牢牢的守住了这片土壤,而且让土壤变得肥沃起来,但……却也遮挡了其他树木的阳光。”

    其实到此时沈前已经有些抿过来了。

    可会是谁呢?

    沉默良久,洛神伯才开口道:“这都是你自己猜的,我可什么都没说。”

    “某一天,那片干涸已久的荒地上忽的长出了一棵幼苗,虽然风雨交加,环境恶劣,但那棵幼苗竟然还是长起来了,而且是越长越大,越长越高……”

    “或许是因为天赋,或许是因为其他……但这片土地上,却是久久不能再出现参天大树。”

    原因很简单。

    虽然“伯”只是王侯封号之中的最低一等,但那也是王侯啊!

    沈前瞬间凝神。

    “后来,它变成了一棵挺拔的大树,即便是在很远的地方,也能看到它的苍翠。”

    这太不符合常理。

    沈前脑海中瞬间有诸多念头闪过,随即,他忍不住脱口而出:“这天机客莫非是和九王有着亲密关系的人?”

    就算是九王的后代,吴炜岂会有丝毫忌惮?

    “或许是因为大树的出现改善了那片土壤,于是这片土壤开始滋生出了更多的树苗,也有一些来自外面的树木,因为受到吸引而在这里落地生根。”

    但很快沈前又自己否决了这个想法。

    什么样的因果,会让洛神伯都避之不及?

    于是沈前悚然而惊。

    洛神伯又是半晌没说话,就在沈前以为她大概什么都不会说了的时候,洛神伯忽然开口了。

    作为目前名义上的华夏第一人,虽然没有封号但却无人敢对其不敬的华夏武道部长吴炜,一点动静都没有。

    沈前正听得入神,听到洛神伯话音一顿,他下意识便问道:“什么可惜?”

    沈前记得他看过一部很老但是很经典的电视剧,里面有一句台词,即排除了所有的可能性之后,即便剩下的那个答案是如何的荒谬,却也是真相。

    “那就能借助着那些根须,不怎么费力的变成新的大树……”

    联系洛神伯之前的说辞,若说洛神伯是在犹豫什么,那大概率就是看不见摸不着但又真实存在的因果。

    “你说,到了这种时候,会发生什么?”

    “有人开始反思,有人也开始尝试走其他的路。”

    “直至有一天,很多树木都愕然的发现,即便如此,它们也还是无法长成新的参天大树。”

    真要算起来,据说吴炜还和九王之中的某王有着直接的血脉联系呢。

    “说点其他的?”洛神伯一怔。

    “这天机客……是九王之中的谁?”

    “当其他树苗长到了一定规模却无法再继续成长的时候,所有的树才陡然意识到,原来已经没有缝隙再让它们继续向上了。”

    但沈前还是不理解,他们为什么要弄出另外一個身份。

    当沈前发现自己问出来的时候,洛神伯的眉头明显跳了跳,他不由心中一凛,因为这意味着,他极有可能真的猜对了。

    沈前没有回话,只是陷入了某种略微的震撼之中。

    现存还在外界有活动踪迹的只有周易王和镇北王,难道就是这两人之中的一人?

    沈前眉头皱了皱,还是忍不住问道:“可是……为什么?呃,虽然我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让您很多话不方便直说,但您可以说点其他的,我相信我的理解能力。”

    若这天机客真的是九王之中某人的化身,那似乎一切都说得过去了。

    “你想哪,那些大树虽然倒塌了,但不代表它们曾经根深蒂固的根须也跟着消失了,假如……能够将那些根须化为己用呢?”洛神伯轻声道。

    而洛神伯也继续说了下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片看起来还算开阔的荒地。”

    沈前喃

    “其他的路?”沈前终于从呆滞之中回过神来。

    “类似于隐喻啊什么的……”

    或许,她不愿意说只是为了避开某种因果。

    “其他树木以为属于自己的契机终于来了,于是它们开始沐浴着阳光拼命生长。”

    “只有一点很是可惜……”

    但一想到这点沈前内心却更是震惊。

    “当这片荒地终于摆脱了贫瘠,再也不惧风雨摧残的时候,其上已经立了九棵大树,还有无数茁壮的树苗正在其中不断生长,这片荒地的形势便陡然变得大好起来。”

    洛神伯却也不是真的要他回答,短暂停顿之后又自顾自的说道:“后来,因为种种原因,那九棵大树终于倒塌了七棵,这片天空重新有了大片大片的阳光……”

    “它们盛开的枝叶遮天蔽日,就将这片土壤的天空牢牢遮挡了起来。”


只想稳健的我被挂机成了武神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