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红都汉子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候武跳下了床一看是雷雨果便问:“雷雨果,余波回来说你被警察抓了,咋的就回来了?”

    候武翻身爬起来不服,又扑向了雷雨果,一拳使出,就要击向雷雨果。

    没走百步,席灵提了个包追了上来。

    说完出了面馆的门,向学校走去。

    到了餐馆,席灵要了一小包间二人进去。

    雷雨果睡的地方是架子床的上边,一上床摇醒了下床的侯武同学。

    雷雨果出了宿舍门,不见了候武。

    这时,邻近的学生宿舍走出了同学,问出了什么事?

    雷雨果说:“还是留下你家用,过些时候我会还了你家的面钱,衣服钱和住院费。”

    只见雷雨果轻轻一扭,候武使出的右胳膊到了其背上。

    可是,候武的这一拳又被雷雨果给收走了。

    脑子有了信息:“不要钱你回校吃屎,还有个计划购买体育福利彩票,人穷想的发财,不一定一票翻身。”

    候武摸了一把前额,看了下手,还真的流血了。

    雷雨果扭了一下候武的胳膊,一脚踢在候武的屁股上,放开了候武的右手。

    席灵要过两杯咖啡,坐下来说:“我知道你拿上钱回到学校没处放,一会留你五百元拿上生活,其余的钱我给你存起来,欠我家的饭钱你也不用还,到星期天我会找你的,我家的面馆你不用去。”

    二人到了学校,席灵只认了雷雨果教室和宿舍的位置回去了。

    “去你的!你倒被警察抓了。”

    雷雨果明白席灵她妈说的什么意思,说了声:“再见!我会来还了欠你家的钱!”

    砸过去还大声说:“你一天不说是非是不是嘴痒的不行,以后闭了你的臭嘴,说一次我砸你一次。”

    “妈,你给雷雨果说这些什么意思,我什么时候找下了对象?你寻钱让他走不就行了。”

    候武到余波的一架子床边,拉了一把余波说:“余波,你醒醒,雷雨果回来了,起来证实一下,他为的啥被警察抓了,这会回来还不认账。”

    雷雨果躲了一下,飞过来的凳子没有砸准他。

    雷雨果看书不到十分钟,候武领了他的几位老乡同学来到了教室。

    这时是午休,雷雨果回到了宿舍。

    他身上带着教室门的钥匙,开门进到教室,在他的桌子学习最近耽误的课程。

    雷雨果站在了地上,拉了一把候武,候武的头没有着地,没有发生比流血要大的事故。

    候武在挣扎。

    赶上雷雨果说:“你等一等,把钱带上。”

    话落,他走了几步,扔过来了手中的凳子。

    宿舍的同学全醒来了,都指着候武说血。

    席灵不高兴责怪她妈。

    候武一进教室门,就抄起了一把凳子厉声吼到:“雷雨果,我今天非弄死你这狗杂种!”

    余波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开始安装起了架子床。

    雷雨果看了一眼躲在床上的余波说:“你过来把床给我安上,咱俩清账。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

    宿舍的五人全睡着了,雷雨果换了衣服和鞋,上床休息一会。

    候武不会受了雷雨果一书砸出血的,他扑向雷雨果的床边,要拉雷雨果下床,来个痛揍一回。

    候武“噔噔噔……”出了宿舍门,也不知是同宿舍的那一位同学开了门。

    雷雨果不由自己收了五百元。

    原来是在架子床上,候武扭动的过于厉害,架子床镙丝松了后散了架,雷雨果和候武从二层跌了下来,到了地面上。

    这时一声响,宿舍的其余四同学都叫出了声。

    雷雨果收了钱,喝了咖啡,他要走时,席灵非送雷雨果到学校。

    席灵她妈笑了笑说:“旧衣服领口和袖口都烂了,我给扔了,你穿上新衣,人精神的多了,就不要想那旧衣服了。这次你救了我女儿,女儿的单位也大方,给你奖了二万元,一会拿上,就安心在校读书,毕业了找份工作,找个媳妇,好好过日子。席灵也谈下了对象,她还要上班工作……。”

    席灵说完,在包中取出五百元给了雷雨果。

    雷雨果没好话反击候武。

    没想到的是,候武被雷雨果轻轻的拉上了架子床,雷雨果还骑在了候武的身上。

    候武十九岁,学习一般,最大的特点是爱传小道消息,是非精一个,雷雨果看到候武就恶心。

    说完要走时,席灵强拉雷雨果到了路边的茶馆。

    雷雨果话是说完了,但是,书过去砸在候武头上还出血了,血从候武的前额流了出来。

    雷雨果省得在这里麻烦,下楼去了教室。

    平时,雷雨果是不会发毛的,今天被候武这么一说,顺手拿起一本厚厚的书砸到了候武的头上。
1988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