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红都汉子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二人在养猪场一呆三天,主要是了解了场子的情况。三天过后二人到方村建设工地,看过图,一项一项计算过,总额十万元,预付三万元,天冻前交工。

    林老师家里来的人多了起来,不但有雷雨果的爸妈,还有雷雨果在彩票店见过的林美丽她舅一家人。

    他起床洗刷过,林美丽来到说:“雨果,我们和方惠住下麻烦了,我打扫卫生,发现方惠卧室垃圾桶脏的很,恶心的我险些吐出来,不知她引来了谁?”

    “耿强啊!你都二十二岁了,让妈什么时候能省心,我还打算让你到养猪场就业,将来还得雨果领导你。瞧瞧你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丢妈的人。”

    “当然,能投入到十万就奔向了下一世纪,庄园、建筑不会落时。”

    这只是初步设想,要进行这么多项目,需用资金不是个小数目,总不能把自己的钱砸进去吧。

    他刚入眠,卧室门开,借着楼道射入的光,雷雨果看清楚是方惠。

    耿强看到了雷雨果,他的头扭向林老师问:“妈,你怎么会让他来咱家呢?上次打了一板凳,回去给我大舅帮忙处理财物,我的背疼了一个月,让他赶快滚!”

    首先应提高自动化喂猪水平,二是改良品种,半年出栏。三是自己制造饲料,四是建一小型农肥厂,把猪粪充分利用起来。五是严格制度,减少闲散人员,管理层的人员必须压下来。六是有条件移出厂内家属区或隔出猪场……。

    连同林老师他们都在一块。

    他没听雷雨果的话,钻进了雷雨果的被子。

    雷雨果和林美丽去了城里。

    雷雨果被方惠搂着脖子起不了身。

    雷雨果出门,见李包工头跳下了车。

    第二天雷雨果睡了懒觉,等他醒来太阳高照,过了八点。

    这时,听到了汽车的响声,一辆货车开进了院子。

    “好,我就依此给你画作,让李包工头去照建。”

    林美丽大舅说话了:“耿强,回城时我是怎么跟你说的,就你这脾气,还是欠揍。雨果以后引上耿强,不听话就揍。”

    到了中间的窑洞,老先生方恒在窑中画图,画的是庄园图。

    雷雨果和林美丽看了方恒老先生用毛笔制图,大开眼界。

    二人在猪舍看过,一切正常,去了方村。

    说什么也不能让方惠看到林美丽和他在一卧室休息。

    到了九点,他刚睡下,林美丽跑了过来,说她害怕,一人不敢入睡。

    雷雨果一一问过好,这时门里进来了耿强。

    刚一会,林美丽就睡着了。

    雷雨果和林美丽回到住处,雷雨果躺上床不由得去想承包养猪场的事。

    有林美丽妗子和两个大男孩。

    雷雨果腾开半切床让林美丽寻被子上床休息。

    机子推起了地,雷雨果问方老:“是不是给转些款。”

    “这还差不多,不过我心黑……。”

    “有病,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要回卧室休息。”

    雷雨果下床推着方惠出卧室关了门。没想到她爬上了他的身。雷雨果赶忙送方惠到她卧室的床上。

    雷雨果听了林老师的话,开始寻求养猪场的承包经营方案。

    进入雷雨果买的地方,这来的人不少,可能是来闲转的附近村民。

    雷雨果要成为林老师的未来女婿,还是得说两句:

    雷雨果又细化了想到的这些大项目,休息的有点迟。

    在街上吃过饭,二人逛到下午,在一药材公司门市部买了常用的药品,在街上吃饱,赶天黑回到猪场。

    雷雨果不适应二人睡一床,他给找了一块被子睡在了沙发上。

    方老说先不用,三天以后写了合同转款,这时先干三通一平。

    那是不能乱来的,雷雨果将被子全盖在林美丽的身上,他下了床。

    方惠狠声说道:“去吧!”

    “方老,你觉得投入多少比较合适?”

    “那就这一个数吧。”

    先去了医院,检查了雷雨果的病,已经痊愈。

    看到一个古色古气的庄园在这里要建成。

    方老抬头看了眼雷雨果说:“雨果,我是来给你画修建图的,问一下,手里能拿出多少投资,我依你投入完成这一画作。”

    “不管那么多事,今天他进城审计,半个月不回来,走吧,看过了场子的猪,把咱的小院要当回事。”

    方老先生走了出来,指了一高度,就依此高度平整院落。

    车上拉来了一台推土机和施工工具,李包工头安排下车,和雷雨果打过招呼,去见方老先生。

    写了合同付了三万元,二人回城到林老师家。

    “耿强,对不起!那次失手,重打了你,请原谅。”
1988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