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红都汉子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吃饭。”

    “敢!”

    “不用愁,我们一块想办法。”

    “车子回到了庄园,各人休息,明天的事更多。”

    “谈何容易,吃饭吧。

    第二天一早,雷雨果叫起了席灵,二人说了会话,雷雨果让席灵洗刷过,去寻林老师和所有人过来吃早餐,可以告诉林老师,方惠爸让林老师过去谈胡理和方惠的亲事。

    两弟兄回话。

    车子起步出了院子。

    “雨果,我错了,你别打了。”

    “林福林禄后去猪场上班,工资别人挣多少,二人挣多少,听余波的指派,等我送叔过去,送你二人去东沟猪场。

    “雨果雨果醒醒,胡丽被人送出了大门。”

    “听你的!”

    “好好好!”

    何丽回了后边的车,两车回了庄园。停下车后,雷雨果看见胡理走出了院子。

    “雨果,席灵的车还停在那里。”

    林美丽揉了揉眼,张了一下瞌睡口,展开双臂伸懒腰。

    “噢,还是有了疯病。”

    胡理跑向铁壳车,甩进了包,抗方惠到副驾驶位,像是拴住了方惠,胡理上了驾驶位,开车扬长而去。

    “没有,一直在车上看着大门。”

    “你上车吧,我们回去。”

    “还是我给治了,我也说了我俩同居的事,方惠爸妈才做出决定,让林老师来提亲。”

    雷雨果折头去叫席灵,两车回方村。

    这时何丽起了床,雷雨果给的工作是,与低配电路的谈价格。

    “雨果,给你个煤矿就这个烂摊子真敢个人承包?”

    所有人去了食堂,雷雨果去叫美丽,起床吃饭。

    席灵出门寻林老师他们,一会都过来了。

    “放开我,马上就办。”

    “明天我让方惠走行吗?”

    雷雨果跳下车,把胡理拉出院子,在外场地二话不说,就打了起来。

    “美丽,你睡了没有?”

    “我的地方赔偿了,还能给你支撑一下,猪场的账非开不可,这怎么办呢?”

    林老师出门,雷雨果问:“林叔,如果不忙时,我想让你看护个地方,和我姨一块,一月两人一百可以吗?”

    雷雨果不放心驾车后跟。三位女子上车跟来。

    雷雨果醒来,看了下时间,到了凌晨两点,看向大门,送人的和胡理还在说话。

    去了方惠住的地方。

    雷雨果狂亲过后出了卧室,这时林老师和胡理过来。

    “来,亲一个。”

    “我在想方惠的事。不过得謝谢你,你打出了一段精彩的人生,她爸让我请起林老师提亲,国庆节结婚。她爸感谢我送回了她女儿,原来方惠在医院治疗,他们还不知道跑了。”

    林老师说:“她知道了,现在她找胡理谈过了再说。”

    “这几天你和我姨吃住都在这里,一日三餐送那江神人,拿给两瓶酒,吃过饭我送你步行过去,古址从玉米地过去不远。我姨就不去了,过几天通了电,进入工队,你和我姨过去古址住下照门。一会我送你时,路上给你再谈些事。”

    “林老师,让协调贷款千万,把前面的账一扫而光,承包后步子就能迈起来。”

    何丽答应。

    两人到此时才亲上了口。

    “明天你找了林老师,给家里打电话,让胡叔胡姨二人过来。”

    雷雨果放开了胡理,他走向铁壳车,开了前边两门,启动起来。

    “失恋以后,受到刺激在医院疗养。”

    林老师说:“我一会和席灵过去提亲,回来后再看通知不通知胡理家人。不知去方惠家里带什么礼物?”

    “胡理,怎么不说话呢?”

    一直跟到城中,进了一院。雷雨果车停大门外等候。

    雷雨果仰头靠在座上闭目养神。

    “你没错,是我错了,今晚拉上方惠到他家找他父母要结婚,就是死人也得这么办,把你那点血性拿出来,否则你要吃大亏。”

    他看了下表,此时是晚十点十分。

    席灵去洗刷。

    “方惠有病?”

    送人的回去了,雷雨果放开美丽,发动起车,追上胡理,让胡理上了车。

    “太感谢雨果了,愿意。”

    听到方惠的呐喊声,不一时,胡理提了一包,肩抗方惠出了门。

    雷雨果让坐,让林老师和他去一下胡理的房子说个事。

    “那是当然,可是家里一贫如洗,这……。”

    他今天发了两次威,打了两次三人,又跑了一天,不一时睡着了。

    “你问我爸或林叔,礼品要带,而且还得说是胡丽的。”
1988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