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写西风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From:V我们的情谊……光靠我一个人支撑是撑不住的!ps.浴室!!!!!6:52am”】

    次日。

    “秀!”朱蒂?斯泰琳目光一亮,“有线索了?”

    “Silv、Sil……Silver——”

    <

    赤井秀一微微颔首:“对面三楼有一户阳台上放了监控,正好拍到了凶手。银发,男性,案发时穿着黑色夹克,带着口罩看不清脸。”

    三个街区外,中央公寓。

    朱蒂沉默了一下。

    【“From:V你人呢!?6:50am】

    “为你哀悼,百威(BUDWISER)。”黑衣人毫无诚意的低声道别,一抖手腕,将匕首掩入怀中。

    “well,理论上是不应该的。但你该怎么样让那群鬣狗遵守规则?”

    无人查看手机,但一条信息却被手机自动编辑发出——【From:G Safe.4:30am】

    “我们需要挨个去查一遍。”

    “他们明知道不应该给他外号。”朱蒂皱眉。

    客厅。

    ……

    它啄了啄水草,有些疑惑水的味道怎么与往常不太一样。

    【“From:V找到他了。4:20am”】

    “Silv?”

    暗巷里,利刃刺入人体的声音沉闷而清晰。

    向这边走来的猫眼男子说道。

    ……

    二十七个个人在短短三个月不到的时间内悉数毙命,官方却给不出任何交代,民众早已群情激愤。

    【“From:G哦,那你再支撑一会儿。】

    ……

    大家都在默默的做着自己的工作。

    “…好吧。他们起了什么外号?”

    “……”

    “但这种开放式创口,使他毫无疑问的失败了。”法医面色凝重。

    “——The Bronx Ripper(布朗克斯屠夫).”

    “外号”会给予某些犯人“被关注”的兴奋感。开膛手杰克、十二宫杀手…都是当初犯人自报的名号。

    金鱼的小眼睛看着银发的人类女性匆匆而来,又拉着行李箱匆匆而去,径直路过它的水缸,步履轻快的离开。

    鱼缸边的手机屏幕亮起。几条简讯迅速占领了屏幕。

    “Silver hair.”

    鱼缸里,金鱼摆动着绸缎似的红尾巴。

    “技术人员已经排查出了附近几个街区银色头发的男性。”

    四周静默了。

    “Wait!”朱蒂.斯泰琳眼神一凝,她迅速俯身查看墙角处血泊,那里赫然隐藏着一道用手指画出的扭曲的痕迹——

    美国,纽约,布朗克斯区。

    “Gin…你果然是……!”他战栗道。

    【“From:V你把水桶踢掉了(Have you kicked the bucket)????6:50am”】(注1)

    它生气的吐了个大泡泡,又一尾巴拍碎。

    琴酒将手机放下,掀起窗帘,看着楼底刚熄火的两辆车。

    6:35am

    【“From:V我要把它(it)在你那里中转一下?4:30am”】

    幽深的小巷外拉开了黄黑色的封锁线,背部印着“FBI”标示的人员进进出出。

    ‘……不给我换换水嘛?’

    【Silv】

    【“From:V他被监控拍到了。4:20am】

    [三男一女上来了……还有一个留守在

    男人无力地向前倾倒,银色的发尾在余光里一荡而过。

    正在勘察现场的技术员突然出声:“自从一个月前媒体开始给他起各种各样的外号后,他的犯案频率就骤然上升。”

    人体撞地的“扑通”闷响过后,血色在粗粝的砖石上蔓延而开,一切又陷入黑暗。

    【“From:V我走了,我带走了一个行李箱,浴室血迹记得处理。5:48am”】

    “噗。”

    “这一刀至少造成了右肾静脉、下腔静脉或肠系膜下静脉等大静脉的破裂,半分钟出血量1000+。除非五分钟抬上手术台,否则……”

    “死亡时间在五到六小时前,具体的还要进一步检察。”

    “死者为男性,体表无多余伤痕,致命伤是右腹部刺戳伤,腹壁裂开达15cm,造成失血性休克……”法医蹲在晨间带着寒意的地上,汗水却润湿了额角。

    “一刀毙命。同样的深夜,同样的手法。本月第十六起。”朱蒂.斯泰琳查看着周围喷溅状的血迹,“没有反抗痕迹。死者死前曾挣扎了一会,试图压迫创口止血。”
名卧底琴酒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