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写西风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洗手间偶尔倒也可以充当谈话的好地方。

    “是他。”他微动着嘴唇。

    “不过小兰怎么还没有来?”毛利小五郎若无其事的转移了话题。

    琴酒的脚步一顿,注视着那小鬼自顾自的越过了他,向洗手间的方向跑去了。

    事情好像变得有趣起来了。

    就在即将走出人群时,琴酒忽然感到一股微风越过自己的身旁直至冲向前方,蓦然回头,就见刚才那个叫江户川柯南的小鬼灵巧的越过人群,直直冲过来。

    “说不定迷路

    如果他的推测都是正确的话,这次大概是天才少年大战天才儿童?

    耀眼的灯光下觥筹交错,银发的青年流畅而自然的转身,目标明确的走向场边的金发服务生。

    诚然基德的易容天衣无缝,但道具终究是道具,始终无法及时响应佩戴者的微表情,因此易容者所展现的情绪往往和当下场景有几毫秒的延迟。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基德上次在杯户酒店的行踪好像就是一个小鬼发现的吧?

    行进间,他随手摸了一把墙壁,手指移开时,一个不起眼的窃听器静静地粘在了墙壁上。

    不过这样看来,基德这回选择混入人群而非直接现身,那么他那个正在进行临时任务的新下属就要好好安排一下了。

    安室透一愣,目光飘向不远处簱本家的次子簱本祥二。

    “好。”

    “基德伪装成警长通知爸爸他们起航时间延后!我爸爸现在还在家里!”铃木园子小跑到铃木朋子身边汇报。

    安室透立刻答应,没有多问一句废话。

    琴酒:“……”

    刚刚那个叫柯南的男孩捧着一堆衣物跑了出来:“我在洗手间发现了这些!基德伪装成了铃木社长!”

    金发使者深深看了一眼银发男人的背影,微微握了握拳,转身走进了阴影处的员工通道。

    “现在就走,任务作废。”琴酒拿起波本托盘上的香槟,目不斜视。

    [嗯?准备到洗手间去?]

    铃木绫子这妹妹性格还是蛮独特的。

    如同一颗石子投入了平静的湖面,躁动如波纹在人群中扩散开来。

    一时间四周打量的目光都集中到了琴酒的身上。

    安室透心头一动,只觉得仿佛一条冰冷而危险的银蛇与他一触而过。

    ——按照艾克曼的定义,微表情持续在0.04~0.2秒,但是经实验研究,通常只有10%或者更少的人能够捕捉到微表情。

    他端得一副无辜青年的模样,再加上那张充满异域风情的脸,毛利小五郎瞬间就想起了刑警时期和那些一紧张就蹦母语的外国人打交道的痛苦时光,不禁略感窒息,姑且暂时没有再逼问下去。

    银发青年皱了皱眉,灵巧的穿过拥挤的人群,悄无声息的缀在基德身后。

    他看着两个人一前一后消失在眼前,颇感兴趣的挑了挑眉。

    “喂,你小子不会就是怪盗1412吧?”毛利小五郎狐疑道。

    琴酒自觉尽力,利落转身,被束起的银色发尾轻轻扫过安室透端着托盘的那只手。

    对于他这样的人来说,这种延迟带来的违和感,简直就像黑夜里的探照灯那样显眼。

    “啊……”琴酒一时哽住,还没等他想好台词,江户川柯南就发现了不对。

    琴酒估算着基德的行进路线。

    “果然,近距离一看更明显了。”

    琴酒的意思很明显了,再不走就走不了了——他这临时顶替别人身份的黑户可经不住警方的排查。

    几乎在电话打通的同一时刻,人群里的琴酒成功赶上了正准备匆匆离去的“铃木社长”。

    “监视谁?”走近后,他低声问道。

    “太酷了!”她不顾母亲略显难看的脸色,握着拳头低声喊道。

    “呐呐,索图哥哥,”他踮起脚尖拉拉琴酒的衣摆,“你刚才好像是要往洗手间去的,为什么又回来了?是已经发现不对了吗?”

    恰好琴酒对此再敏感不过了。

    “索图先生!你怎么看?”她看见不远处的琴酒,兴奋地问道。

    几乎在波本消失在员工通道里的刹那,琴酒就听到一声呼喊:“基德出现了!”

    大学时他因为脸盲被导师逼着选修了“面部特征分析与记忆点抓取”,虽然最后他既没有学会“面部特征分析”,又没有学会“记忆点抓取”,但也不是一无所获的。

    虽然让安室透自生自灭也没有什么关系,但是难得遇到干活如此积极且高效的新人,琴酒不介意偶尔帮点小忙。

    “不,我只是恰巧好像在那个方向看到了熟人……”琴酒摆摆手,同时原本纯正的口语逐渐含糊起来,带上了一些外国口音,“不过好像是我记错了。我并不是什么怪盗基德啊。”
名卧底琴酒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