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写西风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不,倒也不能说是温和。

    “那是谁告诉你派发的任务都是单人任务的?”

    “……。”

    他面无表情的想。

    他从一开始就只是个恪尽职守的调查专员罢了。

    嘛,反正横滨如何和他也没有什么关系。

    “是的。”

    ——新人入职会被职场前辈压榨,很正常。

    中原中也以前储藏了一柜子,遇上事儿了总喜欢开上一瓶。后来太宰治从木塞口处扎针,偷偷给每瓶都打了糖精。

    龙舌兰的资料算得上详尽且有序。他甚至还在这短短十几分钟里弄了一份简单的思维导图。

    只是之前他在琴酒身边总有时刻会被来一枪的预感,现在这种感觉突然减弱了好多。

    “是的。”

    [——到时候绝对要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组织的小组任

    老实说,按照当年那个状况,他还以为太宰治的结局不是死就是带上那条红围巾呢。

    还挺快。

    安室透在心中默念。

    琴酒和龙舌兰比起来,明显是琴酒更具有价值。况且从朗姆这波操作看下来,龙舌兰显然是什么被临时推上来的旗子炮灰一类。

    “还差一段……再五分钟。”安室透迟疑道。

    是该说森鸥外棋差一着呢还是他算的精准呢。

    琴酒:“……”

    琴酒倒是没有想到波本的内心戏这么多。

    琴酒慢慢的给自己倒了一些红酒,晃着高脚杯走到沙发边。

    银发上司镇定自若的回望:“干完了?”

    不得不说,波本能够这么快获得代号还是有一套的。

    他捏着鼠标的手微微收紧。

    “发完了?”他问。

    正在兢兢业业扫尾的降谷警官突然感觉后颈发毛,他狐疑的抬头扫视了一圈。

    安室透强迫自己把目光专注于面前的电脑。

    醒酒器中的红酒逐渐变得清澈,悠悠的酒香缓缓充溢了这片空间。

    在龙舌兰那里我要被贴上“琴酒”的牌子了。

    毕竟是无情到让下属拼死拼活干活,自己却优哉游哉品酒的男人。

    “发过去了。”安室透按下回车键,心平气和道。

    安室透困惑的皱了皱眉。

    “把现任龙舌兰的资料发给我。”

    琴酒看着那个重新埋到屏幕前的毛茸茸的金色脑袋,深沉的想。

    [……绝对不是因为合适的情报员不好找。]

    这句话琴酒问的诚心诚意。

    银发男人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像蛰伏的某种大型猫科动物。他的唇很薄,此刻微微抿着,显出一种距离感。

    人们通常都说薄唇的人性情冷淡,从琴酒身上看,倒好像也不无道理。

    随后的事情都不出所料,中原中也被外派,异能许可证颁发,太宰治叛逃……森鸥外如自己所愿,将一切不稳定因素彻底清除。

    琴酒瞥了一眼波本面前的屏幕,他正在老老实实的将游轮上的监控一一调出。该模糊处理的模糊处理,该替换的挨个替换,好好一个前途无亮的情报员干起了技术员的活。

    [我爱工作,工作使我快乐,这是组织成员狗咬狗……]

    琴酒打开波本的邮件。

    ……是中也之前偏好的味道。

    当安室透大功告成地抬起头时,猛然发现之前待在琴酒对他的态度温和了许多。

    “你知道现在处于考察期吧?”琴酒没有察觉到面前金毛的心理活动,稍稍缓和了一下语气。

    [算了,他和朗姆也没什么关系,留下来也不是不可以。]

    ……莫非是他习惯了?

    无辜的潜入搜查官抿起唇,依言将邮件发给龙舌兰。

    此后他和森鸥外达成协议,刻意忽略了港口Mafia的动向,倒也没亲眼看到太宰治从轮椅上站起来。

    太宰治也好长一段时间没离开轮椅。

    很好。

    不,从森鸥外的角度看,似乎是他这个先代时期留下的定时炸弹被成功解决了啊。

    之后中原中也好长一段时间没喝红酒。

    琴酒顿了一下,举起酒杯抿了一口。

    吸顶灯没有打开,只有昏黄色的灯带开在那里,很适合休息的氛围。

    [绝对不是。]

    铃木气大财粗,更别提这个房间还是铃木大小姐特意给他的,配置的酒品自然顶级。

    琴酒想到他完成的那一长串任务单,忽然感觉有点手痒——要么现在先把他解决了吧?总感觉这家伙再留下去必成大患。

    ——不过这波也不算太亏。

    琴酒轻轻摇了摇头,放空自己的思绪。
名卧底琴酒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