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这一次,泠沉默了一下,不过还是很快就接过话来道:“属下不敢阻拦,只是为了公子的安全,属下会陪同您一同出府。"

娄钰一抬头,就对上一张戴着银色面具的脸,那面具只有半截,其下是两片紧抿的薄唇,以及光洁的下巴。

娄钰原本还没意识到这人认识自己, 他正要越过那人。可是,那人就像知道他的企图,再次移开脚步往他面前一挡,拦住了他的去路。

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娄钰的眼前便出现了一道人影,随着眼前的景象越发清晰,娄钰也认出了那人的身份。

而泠在看到娄钰向外走去的时候,也赶紧抬步跟了上去。

娄钰走得不快,泠也紧随其后,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娄钰身上,生怕把他跟丢了。

娄钰瞟了一眼泠,回道:“我想出府走走。

娄钰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当他的意识开始回笼的时候,他的脑子还是有几分不清醒。

想到这里,娄钰便准备问问君迁尧关于自己的事,可是不等他开口,先前还一-直跟在他身后的泠,便突然抽出了手中的长剑,横在了君迁尧的面前。“你是什么事,接近我家公子到底有什么企图?"被人拿剑指着,君迁尧裸露在外面的嘴唇勾起-抹讽刺般的笑容,接着便听到他道:“你是什么,东西,也敢过问本座的身份?"君迁尧是故意的,他之所以这么说,就是为了激怒泠。

不过在短暂的迟疑之后,他就随机挑选了一个方向,迈开了自己的脚步。

而他的视线,也一直定格在他的脸上,那目光中带着几分探索的味道。

走出自己的房间门,娄钰才发现外面站着一个人。7娄钰知道,泠是时胥的贴身影卫,可是如今他没有跟着时胥却守在自己的门外,这着实让他有些意外。只是,不等娄钰多想,泠就已经发现了走出门来的娄钰,他拱手问道:“公子可是有什么吩咐?‘

这里是皇城里最繁华的一条街道,街上的行人很多,各种摊贩更是陈出不穷。747650675

很显然,时胥有事情瞒着他,而且并不打算告诉他真相。

于是第二天,当娄钰得知时胥不在王府里的时候,他便决定也出王府走上一遭。

虽说娄钰想看看胥王府外面有没有什么,关于自己身份的线索,可是当他真正的站在王府之外,看瞬间的迷茫。

也许,他可以从他这里得到一些他想要知道的信息也说不一定。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他感觉到有人抬起他的身体, 飞快的离开了现场。

而很显然,泠中计了。他甚至-一句话都没有再说, 直接挥动长剑向君迁尧刺了过去。君迁尧看着迎面而来的长剑,轻松的将其挡下,不仅如此,他还继续道:“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还想和本座比划,

“你真的不就认识我了?”君迁尧试探般的问。

思来想去,娄钰还是决定另辟蹊径。

“是你?”娄钰

娄钰茫然的摇摇头,他的确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么一个人。可是,看

娄钰不知道泠的心思,依旧不紧不慢地走着。突然,他的去路被人挡住了。

君迁尧的刺激,十分成功。泠眉头一皱,便加快了自己手中的攻击频率。两人很快就颤抖在一起,路过的百姓未免被误伤,都纷纷躲到一边。娄钰也是如此,他着实有点儿看不懂现在的情况了,他这话还没问呢?两个人怎么就打起来了?就在娄钰十分无语的时候,一阵奇怪的香味突然飘进了他的鼻腔,接着他就感到一阵眩晕,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到最后他整个身子都软了下去。

娄钰被那人的目光盯得浑身都不自在, 于是他开口道:

这样一想,娄钰也就欣然答应了下来。丢下这话,他就阔步向外走去。

冷的话,惹得娄钰眉头一紧。他怎么,听着泠这话里的意思,不像是想,而是要把他软禁起来似的?,

娄钰心想,能出胥王府总比不能出的好。再说了,出去之后,他若是不想要泠跟着,自然会有法子把他甩开。

于是,他定定的看着泠,反问:“如果我一 -定要出去走走呢?”

所以,要从他这里撬出什么秘密,恐怕是不可能的。

泠怔了一下,似乎有些意外。不过他很快便回答道:“公子身上还有伤,王爷让您留在房间里好生休息,切不可到处走动。”

虽然君迁尧已经从时宴那里得知娄钰失去记忆这件事,.是让他有些无法适应。

听说我和病娇皇帝有一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