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小小云朵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你身上,有Alpha的味道,闻着让人作呕!”

    简映可心里咯噔了一下,转身想往楼上跑,他身上的味道,还没有散去。

    他内心绝望的哀求声,没人能听见。

    但是此刻,他却很犹豫。

    脖颈后脆弱的,属于omega的腺体被咬破,强大的雪松味席卷了整个卧室和简映可。

    “站住!”

    这是一种强大得,足够让所有Alpha臣服,让所有omega心甘情愿敞开自己的信息素。

    简映可委屈得想哭,屋子里乱成一团,散落着陌生男人的衣物。简映可临走时,在枕头旁捡到一块腕表。

    床榻上的两人浑身湿透,汗水濡湿了头发。黑暗中,简映可发出一声呜咽,突兀的瞪大了双眸。

    简映可恨自己一听见纪繁珏的话就走不动路,待他反应过来,已经坐在了纪繁珏身旁。

    十月的繁星城细雨绵绵。夜色已深,墙上的时针不知不觉已经转到晚上九点。

    管家见状,笑道:“少爷今天在家。”

    他脚步虚软,却不小心跌到了纪繁珏怀里。

    是攻标记受的,是攻,是攻,双洁生子!给老婆鞠躬!

    [我,我用了香水。]简映可比划着,他现在不敢再说自己分化成omega的事情。

    这不是纪繁珏的味道。

    不,不要!

    床榻已经冷了,那个陌生男生已经离开许久。

    简映可点点头,红着眼进去了。他分化成omega的喜悦已经淡去了。似乎冥冥之中有股力量让他不要喜欢纪繁珏,明明刚刚分化,却已经被标记。

    简映可瞳孔骤然一缩,却不敢质问,慌乱的起身,[纪,纪哥,我先上楼去了。]

    简映可脸颊微红,张口想道谢,却发不出声音,只能小心翼翼打量里面。

    所有人都知道他喜欢纪繁珏,乐得撮合,可是纪繁珏瞧不上他,一个感受不到Alpha信息素的Beta,在Alpha易感期来临时,无法给Alpha提供帮助,他配不上他喜欢的人。

    身为一个omega,被标记时,一般会持续三天到一周的时间,简映可后面神智已经不太清楚,再醒来,已经天亮。

    他给纪繁珏打了电话,让他来接他。

    他坐起身,虚弱的身体传来要命的痛感,而身旁已经空无一人。

    最后还是管家打开别墅大门,发现了他。

    简映可低头应了,小心翼翼打量着纪繁珏,却看见男人脖颈上有斑驳红痕。

    他到家时,恰好是周末。简映可十七岁时父母出国了,留下他一人借住在纪繁珏家里,可以和自己喜欢的人住在同一个屋檐下,对简映可来说,是让他很开心的事情。

    简映可张大唇,却发不出一丝声音。今天是他十八岁生日,他突兀的分化成omega,临时失声,成了小哑巴。

    像,像是被人用力嘬出来的吻痕。

    他看都没看,揣进兜里,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逃一般离开了酒店。

    他进了客厅,身着白色衬衣,黑色长裤,俊美冷冽的纪繁珏双腿优雅交叠着,正坐在沙发上懒洋洋的看着文件,看见他,眉头不耐烦的蹙起。

    “简少爷,您怎么不进来。”

    眼泪像是珍珠一般缓缓划过脸庞,简映可整个人被绝望笼罩,手指无力的攥紧被褥,很快又放开,苍白的指尖只来得及攥紧身前人的手臂。

    可是,纪繁珏不会碰他的,男人讨厌他。现在,标记他的人是谁?

    “洗掉,臭不可闻。”

    [求求你,不要……]

    纪繁珏是他偷偷喜欢暗恋的人,信息素不是雪松味道。简映可分化前是个Beta,他记得男人信息素是冷杉味,他只能闻到淡淡一点,像是森林的感觉。

    他句句如刀,扎在简映可身上。

    简映可狼狈的穿上衣服,身上满满都是雪松味的信息素。

    ——

    纪繁珏心里不爽,这个白白软软的Beta哪次看见他不是黏糊在他身边,今天竟然敢躲他。

    [不,被标记了——]
【ABO】总裁的哑巴小奶包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