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小小云朵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算了,老板作死,他还是不要上去凑热闹,这些文件给纪如衍先生看也是一样的

    “谁说那是你的笔筒的?”

    纪繁珏面不改色的戳简映可的心,“你觉得你做的东西,我会要?我当初是拿过你一个笔筒,不过我觉得太丑,早就丢了。”

    简映可是Beta,浑身雪白没有一点儿胎记,脖颈后侧这是什么!

    “躲我,嗯?”

    简映可嘴唇颤抖着,撑着纪繁珏胸膛的手失了力气,却无法发出反驳的声音。

    这么脆弱敏感的腺体,是不能随便给其他人看的,何况一个Alpha。

    助理:“……”谢二少和简小少爷妥妥的闺蜜情,你不开心,所以也不让别人开心么。

    老板,你这样,会把你老婆吓跑了。谁不知道你最宝贝那个笔筒,十多万的笔筒你看都看不一眼。

    助理手脚麻利的把笔筒归位,见纪繁珏冷着脸瞅简映可,斟酌道:“总裁,我让秘书把午餐送上来?”

    不,不是香水!是他的信息素。

    纪繁珏淡淡的嗯了一声,“告诉肖劭,谢予知每天都纠缠简映可。”

    总裁办公室大门被助理小心翼翼关上,没有发出一点儿声响。纪繁珏坐在沙发旁,深邃冷冽的目光落在简映可身上,一点儿柔和下来。

    “还有,下次别动我办公桌上的东西。”

    “小哭包,小笨蛋。”

    “总裁,若没有其他事情的话,我先出去了!”

    “你躲什么躲。”纪繁珏一脸后怕。这又娇又软的简映可掉下沙发摔在地毯上,肯定又要掉金豆子了。

    纪繁珏见状,还是不放心,“过来,我看看他脖颈?我刚刚摸到你脖子后面有东西。”

    他,他怎么在纪繁珏怀里?

    纪繁珏垂眸能看见简映可毛茸茸的小脑袋,忍住再次摸摸的冲动,恋恋不舍的放开简映可。

    他指尖颤抖着抚摸上简映可的唇,然后是锁骨。

    纪繁珏伸出手,轻轻的揉着简映可的脸,手却不受控制的往下。

    简映可这才想起笔筒的事情,他望着乖乖回到桌子上的笔筒,犹豫着打字解释:【那个笔筒,是我做的。我做得不好看,我可以带走吗?你若喜欢,我可以让江子染给你做。这些手工活,他很擅长——】

    “把笔筒放回去,放在我办公室里的东西,怎么能说拿就拿。”

    纪繁珏担心的把人抱起,让简映可脸贴在他胸膛上,一手护住简映可的肩膀,垂眸检查简映可的脖颈。

    你都快成盯妻Alpha了。平日里人没来公司,你瞅照片,瞅视频。现在人来公司了,你连吃饭的时间都省下来了。

    他,他就被纪繁珏咬过。

    纪繁珏冷呵一声,手扣住简映可的下巴,倒打一耙,“躲什么躲!我可没主动抱你。不知道是谁睡着了往我怀里爬的,怎么?你这么快就忘记你刚刚在我怀里的事实!”

    纪繁珏不敢再冒犯他,淡淡道:“最近有没有身体不舒服?半个月前路祁南给你检查的时候,你有没有隐瞒什么?”

    真好闻。

    “我不想吃。”

    他真是一个流氓的Omega。

    “回头把这个牌子介绍给我。”

    纪繁珏触碰到简映可脖颈上的颈圈,觉得碍眼极了,手慢慢往后,试探性的想把颈圈取下来,却触碰到一个陌生的东西。

    “简映可,做人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有自知之明,明白不。那不是你的,不是!”

    纪繁珏怕弄醒他,弄疼他,动作小心翼翼的,就要摸到简映可脖颈上的腺体。这时,睡梦中的人儿茫然的睁开了眼睛。

    简映可受惊的瞪大双眸,条件反射的推开纪繁珏,惊慌的拉开距离,一脸无措。

    【我,我很好。】简映可用手轻轻比划着。

    正要推门送文件进来的周助理把这段话听得明明白白,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东,东西?

    助理一脸木然,老板,你不饿,你看着简小少爷就饱了嘛。

    简映可懵了,伸出小手摸了摸,他脖颈后面只有一个小小的腺体,那是属于Omega的标志。

    【纪,纪哥哥——】

    “好的总裁。”

    简映可不知他的目的,乖乖的摇头。

    当Alpha和Omega结合时, Alpha会咬破Omgea的腺体,标记Omega。

    简映可眼里闪过一抹慌乱。他明明记得他睡觉很乖的。他怎么敢,怎么敢往纪繁珏怀里钻的。

    【没,没什么的。】简映可悄悄往后移动,眼看着要掉下沙发,被纪繁珏大手一捞,紧紧扣在了怀里。

    明明是他把人抱进去的。

    简映可红着眼眶道歉,纪繁珏却没放开他,鼻尖轻轻嗅了嗅,突然道:“你身上怎么这么香?你今天也用香水了?草莓味的香水——”

    【对,对不起。】
【ABO】总裁的哑巴小奶包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