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张伯很久没再看到少爷这种吓人的眼神杀了,今儿一看,腿肚子还有点软,但是,他也是为了少爷好啊!

等他再仔细一看,就看见自家少爷正抱着少夫人在车里亲热。

还想再感叹几句,接收到一道冰冷刺骨的杀气,苏小小识趣地把话咽了回去,默默低下头,开始喝自己面前的牛奶。

这是说霍衍行那啥……有病吗?

讳疾忌医,这绝对是因为在自己Omega面前逞强。

婚前怎么不说啊?

嗯?!

张伯听到这里,一张老脸上的皱纹都皱一块去了,颤颤巍巍地摸坐到床上,睡意全无。

第二天一早,霍衍行牵着刚睡醒的苏小小下楼,准备吃早餐,但等苏小小掀开其中一盅米羹,发现都是黑色的,再看桌上其它的吃食,一溜之前从不出现在餐桌上的好东西:黑木耳、芝麻、桑葚、红枣、大虾、山药、海参、韭菜、黑鱼、核桃仁……

但是,即使少夫人年纪小,也不能让他这么早就没了夫夫情趣啊!

月黑风高,夜深人静,正是好时候啊!

“宝宝,是不是饿了?”这是他家的少爷,清冷好听的声音里一如既往地淡定?

这都结婚了,马上等我发个情就要一杆入洞,开始经营上亿的生意了,现在才给我看见这玩意?

不就是一手握不住嘛!

——

不行!绝对不行!

苏小小顿时吓得瞌睡虫全跑了。

卧了个大槽!



只是笑呵呵的张伯刚走回房间,就听见大门口传来“啪嗒”的开门和关门声,老人家吓得大气不敢出,生怕小夫夫两人正抱着你情我浓,难分难舍。

这么快的吗?

这“举”字怎么样都说不出口。

但是这药都大刺刺地拿出来了,还怕我说么?

大?!

结果他就听到——

霍衍行额际的青筋狂跳,他锐利的眼神从苏小小的头顶移开,看向同样很紧张的张伯。

第30章 听说这种病,越拖越难治!

再说他又不是没见过,隔着看也是看!

谁还没年轻过,这些套路,见多识广的张伯表示:我都懂!

他把药往桌子上一放,左右张望,就是不敢和少爷的眼神对上。

不然哪个像他家少爷这个年纪,又是身强力壮的Alpha,时间能这么短?

这边厨房里,毫不知情地夫夫二人吃完宵夜,甜甜蜜蜜地手牵手上楼去了。

他不能让少爷的幸福毁在时!间!短!小!上!

哎呦,什么是不是?

什、什么意思?

站在一旁的张伯手里还拿着瓶药,上面赫然写着:滋阴壮阳,Alpha的救星,Omega的天堂。

chi寸再大,能有多大?

苏小小举着筷子,抖着手,眼睛管不住的往霍衍行的裤裆处看,迟疑半天,最后还是决定跟当事人问清楚:“霍爷,难道您真的不、不……”

种类多到摆满整张桌子。

肯定是的哇!

啊对!现在还有别人在,霍衍行羞于承认。

他的目光死死盯着那瓶药,如果眼神具备攻击力,那瓶药可能这会已经自爆而亡了。

“霍爷饿了吗?我会煮馄饨。”这是他家新上任的少夫人,软糯糯的声音也是相当的平稳?

“张伯,您老解释一下。”

啧啧!

张伯满目沧桑,不顾已是半夜,给家庭医生去了电话,支支吾吾,无中生友地询问了一大堆关于男人重振雄风的隐晦问题,一再嘱咐家庭医生明天一早就把药送来。

那,他家少爷是不是……有病?!

张伯的老脸一红,着急忙慌逃回去,免得打扰了这对新婚夫夫的闺房雅兴。

什么时候的事?

tui!

哎呦呦!

他们在车里磨磨蹭蹭太久,已经睡过一觉的张伯起夜,路过窗户边,发现院子里有车灯还亮着,他披了件外套出去,打算给霍衍行去开门。

苏小小嘴角抽搐了一下,还要不要脸啊!

这男人也太自信了点吧?

他昨晚还跟步药把霍衍行夸得上天入地举世无双,没想到才一夜就打脸了?

张伯这下连坐都坐不住了,跳起来,急得在地上直打转。

【ABO】娇气包今天掉马了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