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苏昊心头好奇不已。敢情箜云鼎这家伙平时闷不住声,但事实上它却比任何器物都要细心?

心头也是越发地好奇了起来,也更为迷惑了……

箜云鼎轻叹道,“但毋庸置

“你到底想表达什么?”

听到这里的苏昊表示很懵懂,因为他并不知道箜云鼎忽然提起这些事,到底是想要说啥?

举手投足间,诸天都在为之摇颤,那人仿佛在与数尊与他身形一样高达的人型生灵爆发大战,其壮观之景完全无法以言语来形容。

据它所述,厥灵的起源其实已经算是很晚的了,处在金河时代中后期。

它们能够记得的也只是,自己是被厥灵从金河中挖掘出来的,而后得到了厥灵的熏陶以及教化,最终神智才逐渐得到了开拓!

“你这话什么意思?”苏昊不禁一阵蹙眉。

那是一个身体好似挤压满了一方宇宙空间的巨能,他的都上便带着一顶宛若黄金打造的斗笠,而且手中也持着一杆金色鱼竿!

苏昊越听越迷糊,“你到底回忆起了什么?”

那绝非是什么主宰境的生灵、就能爆发出那种无敌且压盖诸天的气势的!

“你的意思是,你曾见到过我那半路师傅的一场大战?而我那半路师傅的修为,也远不止他自己所描述的主宰境吗?”

但有一点可以证明的是,像它与道蒲、力天盾、凶罩、诛天塔、七绝甲、太极图、葬天棺等等十大天孕之器,绝非是在厥灵诞生的那个时代幻化成型的,而它们应该诞生在更古老的时代才是。

“本鼎之所以提起这些事,为的就是想要告诉你,本鼎的记忆似乎在逐日得到恢复。”

箜云鼎则是反驳道:“本鼎甚至觉得你那半路师傅压根就没死,而且还有好多秘密、乃至目的都没有告诉你。”

当然,对此箜云鼎的记忆是模糊的。

第1603章越来越混乱

“本鼎可不这么认为。”

而当年厥灵游历金河,到底历经了什么,没有人能够知道详情,或许也只有他自己本人才知道。

“斗笠与鱼竿?”

据它所述,就在它看到道魔手中的那杆金色鱼竿,以及头上所戴的那顶金色斗笠时,它的脑海里莫名地便想到了一幅画面……

貌似平时他也没看出那斗笠与鱼竿、有什么不同之处?

“记忆并不是很深刻,但隐约记得一些。”

听到这里的苏昊,不禁疑问了一句。

它们就好比一尊又一尊执掌乾坤的上苍……纵是这记忆画面仅仅只有一瞬,也能令箜云鼎感到胆寒!

苏昊摇头一阵苦笑,“他不过也只是一道执念的化身,真身早已陨灭了在了远古时期。而现在,他最大的目的,无异也就是期盼我来统一诸净世界,最终能够带领群雄、再次封印那黑雾噬道。”

好似大世在他们的面前,都渺小如同尘埃一般!

箜云鼎回应道:“尤其是你师傅头顶所戴的那顶斗笠,以及手中所持的那杆鱼竿。说白了,也正是那二物唤醒了我本源最为原始的一些记忆,让本鼎仿佛忽然回忆起了一些事物。”

它们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缺点,好似与生俱来,但又好似很早就具备了。

“本鼎有那么一瞬间,脑海里呈现出了一幅十分恐怖的画面。”

箜云鼎说道:“而至于你那半路师傅,本鼎似乎都有点模糊的记忆。这也是为何本鼎会质疑、你那半路师傅神秘一面的缘故。”

箜云鼎说道:“简单来说、本鼎与诛天塔、力天盾、道蒲等器物,早在你的第一世厥灵寻到我们之前,我们就已经存在了……”

“本鼎的脑海里会出现这幅画面绝非偶然。”

箜云鼎带着笑音说道:“本鼎也只是单纯的觉得,你这半路师傅的真实来历,应该远不止你所看到的、或是他给自己介绍的来历那么简单。”

“你这半路师傅的事,我们先暂且不提。其实有些事直到现在就是本鼎都很懵懂,那便是有关于本鼎的来历。”

“你从哪里看出他不简单,或是还没死的?”

“有什么神秘的?”

“我可没有挑拨你们师徒二人关系的意思,也没有说你这半路师傅不好。”

“难道说你在遇到厥灵之前,就已经认得我那道魔师傅了?”苏昊惊愕。

我有一座混沌监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