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老婆婆举起衣袖拭了拭泪,

过了一顿饭的功夫,叶大娘领着冯嬷嬷回来了,冯嬷嬷已经收拾干净,换了身叶大娘的粗布衣裳,却也合身。

夜无寐道,

叶大娘一直在旁边听着,大致听出是绿珠的旧相识,立即放下针线领着冯嬷嬷去厨房了,走时不忘带走了秦情刚才端过来的那碗饭。

老婆婆立即扑通一下坐在地上干号了起来,

“绿珠呀,我可怜的绿珠呀,你怎么成了这副样子了呀。”

沐轻寒可怜绿珠孤苦,想着有个熟悉的人照顾绿珠对绿珠能有好处,立即向林若楠请示道,

林若楠觉得奇怪,也回转头看,只见叶大娘一边做着针线活儿一边领着莫璃璃与绿珠正在院内晒太阳。

“正是绿珠!”

冯嬷嬷走后,夜无寐看向沐轻寒,

秦情正要答话,林若楠走了过来,对秦情说道,

老婆婆抬头看向沐轻寒,想着原家死的也不算光彩,遂并不想多提原家的事情。

老婆婆见绿珠这副神情,也怕吓到她,长长地叹了口气。

老婆婆立即就要跪下,被林若楠示意秦情拦住,

“冯嬷嬷,你就安心在山庄住下吧,有我们一口吃的,就肯定能有您一碗饭吃。”

“那。。。那位绿衣服的姑娘,可是绿珠?”

正好秦情捧着饭碗过来,林若楠连忙示意秦情将老婆婆扶起门。

沐轻寒摇摇头道,

冯嬷嬷走到绿珠身边,轻轻拉起绿珠的手,一下下地摸着,一边又落下泪来,

“大兄弟,行行好,赏口饭吃,老婆子孤身一人,也不辩路,稀里糊涂就走这地儿来了。”

老婆婆“啊~”了半天终于把想说的话说了出来。

“绿珠这是怎

第二天刚用过午饭,就听到山庄外有人声,山庄地处偏僻,清静了很多年,极少有闲杂人等路过。

“婆婆,你怎么要饭要到这里来了,这儿偏僻,又尽是山路。很少有人会走到这儿的。”

两位傻姑娘歪头歪脑地围着叶大娘,一会儿扯扯衣角,一会儿扯扯线,反正行为举止傻得不能再傻。

绿珠见有陌生人靠近,且穿着怪异,吓得躲到了叶大娘的身后,只探个脑袋呆呆地瞅着,

“冯嬷嬷,我听原兄提到过您。”

“我是太湖原家大公子的乳母冯氏,绿珠这孩子是我看着长大的,原家死的死,散的散,大公子身边伺候的人,就属绿珠最伶俐的,没想到。。。唉!”

林若楠问道,

老婆婆不往地点头称谢,又急切地想去拉绿珠,又恐吓到绿珠,左右为难。

林若楠点了点头,

秦情奇道,

“会不会有什么问题?”

“师父,您看冯嬷嬷也无处可去,要不就留在山庄照顾绿珠,陪绿珠说说话,您看行么?”

老婆婆停止了干号,挣扎着爬了起来,就冲绿珠走了过去。

沐轻寒细看这个冯嬷嬷,也是个干净利索之人。

林若楠答应。

夜无寐一想也是,这方圆十里以内出现的人与物,估计都逃不过沐轻寒暗卫的盘查。

沐轻寒因听原昫月说过自己在三四岁的时候和乳母冯氏一道去春水镇被绑架这一节,是知道有乳母冯氏这个人的,便对老婆婆说道,

沐轻寒与夜无寐听到动静大了,也都围了过来。

林若楠叹了口气,正想继续说什么,只见老婆婆举起手,遥指着山庄里,“啊~啊~”的半天没说出话来。

“叶大娘,我帮你看一会儿璃璃与绿珠吧,你领着这位冯嬷嬷先去用点饭吧。”

秦情答应着去了,林若楠又转身对老婆婆说道,

“但凡能有条活路,谁还能出来讨饭呀,家里都死绝了,只余了老身一人,就是讨饭也是随死即埋啊。”

“山下日子还是不好过么,只能出来讨饭了么?”

秦情忙过去打开山庄门往外看了看,竟然是一个讨饭婆,拄着个拐杖,衣衫褴褛。

“快去给老人家盛些吃食过来。”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如果有问题,这个人就不会出现在山庄门口。”

“你是绿珠的什么人,你怎么认识绿珠的。”

梅花甘露来一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