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也同时能解释清楚这六十年枢门没有出现的原因。

妮可这时候已经完全失去了主动权,不管是在整支队伍中,还是在许天他们这边。

身为华人,还

世事沧桑,又有那一次被东洋武者抛弃道义之战,很可能让他们的传承断绝了。

许天对于回归后,自己需要做的一些事,一直是忐忑的,毕竟他有六十年的空档认知。

当时许天身中数枪,命悬一线,根本无法去施展听声辨位,几乎是在毫无方向的逃命,所发生的事,脑子里没有一丝记忆,只知道自己在甩开追击后,不得已施展了内息之法。

虽然许天是亲身经历了那一战,而且是一次以少胜多,还是压倒性的胜利。最终却因为东洋忍者违背契约,引火器参战······

大禹铸九鼎,封九人,始皇铸十二金人,封十二人。这二十一脉,从先秦开始,就担负着守护这片土地的责任,也担负着守护这片土地道义的责任。

“去岁,师门羽化,责令我下山,承担我枢门一脉的责任,联络九鼎十二金,继承我们的责任······”

不知道当年那些关东护路军遭遇了什么,自己又遭遇了什么,以至于只有不足两手的人活着出去肯特山。

一夜无话,这一夜是进入肯特山区域后最为平静的一夜。

罗兴的枪已经上膛了。

昨天几百年蛇王的内胆,让罗兴感觉自己的实力大涨,有信心和许天配合着干死这群人。

“许天,也就是说,其他各脉的信物都找不回来了?”

可从偶遇罗兴后,许天对自己重整九鼎十二金充满了希望。

“后来师父听闻国门将开,必将迎来牛蛇鬼神以其他各种形式的渗透入侵,恐祸及祖地,这时候应该是出世了。可惜师父年迈,不得已留在山门照顾师父。”

“不!不管信物在何人手中,处于何地,信物是必须找回的,也必定要找回!”

许天的信物不是传下来的,而是他没有在那次战斗中死掉,己方唯一一个没有死掉的人。(爱.阅.读WWW.LOVEYUEDU.COM)

“我一直随师父在山中修行,听闻故地强盛,虽与外界联系不多,但自力更生,国泰民安,故从不曾下过山。但我师父多次外出,找到了师门信物。”

许天心里的痛无法用言语说,还不得不避开那份痛,以旁观者,传承人的语气跟罗兴讲述。

所谓的成吉思汗陵,绝不是这些白皮鬼佬能找到的,再继续跟着没有任何意义。

他们决定的路线,居然是自己当初逃命的方向,也是东洋的关东护路军追击自己的方向。

许天本来准备直接向汉克斯表明自己要脱离队伍,自行离开的。一夜的思考,许天甚至不在意跟这二十人的队伍决裂,也想着要离开,尽快回归。

阵门陈连入赘的事都做了!

“先跟着看看。”

“要跟着吗?”

已经是曾祖了,也只能这样继续。

这一次······

想到这,许天越发想脱身离开了。

信物不仅仅是个物件,更是他们传承不绝的明证。

可在许天听到安德罗和汉克斯商量的结果,许天没有任何行动。

罗兴的出现,让许天感觉,尽管六十年枢门没出现,但他们九鼎十二金一直在尝试着勾连,也不曾断绝传承。

“因为那一战损失太大,为不至于传承断绝,我们所有人都选择了隐姓埋名,藏匿身形,以确保传承不绝。”

这时候,妮可才发现,自己是所有人中最孤单的。

整个过程说出来还算严谨,不至于引起罗兴的怀疑。

“当年曾祖一辈出战,那一战的结果应该很壮烈。但曾祖在离开时就有过交代,一旦陨落,枢门封山六十年······”

尽管罗兴是九鼎之一的传人,可许天活着太诡异了,无法说清。这一点,许天不准备跟任何人提,必须用一种说得过去的措辞,将自己的来历讲明。

许天都无法说清楚自己活着的缘由,更无法跟罗兴解释清楚。

许天这些天一直在脑子里整理自己来历的说法,这时候说出来,从一定程度上,算是能说的过去了。

也猜想他们为让传承继续,做出了相当大的,甚至超出自己想象的牺牲。

从黑拳开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