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上善又水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撑住摩托后,他立刻去问橙手中扶缀不语往面包车后备箱内送,结果因为洛星河实在太热情了,一个没注意,将缀不语的额头磕车尾上了,这一磕让缀不语突然就睁眼醒了过来。

    洛星河对缀不语的行为表现出一副不可思议表情,但他很快就由不可思议转换成了轻视,在扫缀不语一眼后,直接让问橙亮底牌,别再拖延时间。

    在问橙的印象中,洛星河哥哥洛耿的存在感几乎为零,自己根本没记住他长什么样了,又或者他就根本没露过脸?

    面对从天而降的救兵,洛星河异常开心,完全没有要跟问橙商量的意思,直接替她答应了,还主动安排好了座位。

    “天色也要暗下来了,咱们先带鞭链回去,我还要让我哥检查一下他身上的封印,如果能解我哥会帮他的,但如果连我哥都没办法,那这封印等同于终身监禁。”

    长话短说给你介绍一下就是……她家祖上是言家家仆,兵灵染魔与言家闹翻,独立后又与言家暧昧不清想再弄个兵灵,结果就以命换灵,寄生在了我与御剑心的契约上,成了现在这半死不活的模样。”

    “你坐油箱上,缀不语和我坐你身后,御剑心坐后备箱上……”

    意识到自己可能是打错人了的缀不语马上装头晕,自己主动往车旁坐去。

    “分好坏吗?”

    “那你一次性说完了吧。”

    “你不说话就是同意了?那咱们出发吧,你来搭把手帮我把缀不语抬上车。”

    洛星河也没再难为问橙废脑筋多想,主动走到摩托车旁扶起被自己扔到一旁的摩托车,提醒问橙收了御剑心和松竹秀先跟他回家。

    “我哥怎么了?你又不是没见过,我们兄弟两个不就住你家楼下吗?”

    就在缀不语主动找台阶下的时候,洛星河和单谚都

    洛星河欲言又止的根本无法拒绝,毕竟在普通人眼中是根本看不到坐后备箱上的御剑心,但他本人能看到,后备箱上多个灵,无论是拐弯还是躲避都会加大难度。

    洛星河越形容,问橙越疑惑,她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见过洛耿,但印象里又好像真的见过。

    就在洛星河想不出如何拒绝之时,一辆面包车停在了路边,后备箱盖突然打开,单谚探出头来招呼问橙上车。

    御剑心此话一出,洛星河更加沉默了,他完全找不到切入点去吐槽这一人一灵的白痴言论,他们完全就是在无视交通安全法规,他们不怕惹事,自己还怕呢,无论是坐后备箱还是兵灵开车,他们都是想给自己挖坑。

    洛星河与问橙对视的一瞬间,立刻感觉到现在事情的复杂程度,绝对不会只有帮松竹秀解封印那么简单。

    “我好像还真就没见过你哥……”

    扶起缀不语后,问橙抬头看向洛星笑的特别谄媚的说道:

    “哎呀,我这头疼到不行不行了,刚才是把我疼醒了……”

    “以命换灵还只换个寄生契?她的行为和感冒了跑去截肢一样,罢了,反正是她自己的选择我也不多问什么了,你就直接说结论吧,你要干什么?”

    “问橙,帮你留了座位,就是要和一堆物证一起回去,不介意吧?”“她不介意,不过她本人可能上不了你的车,她旁边这个昏迷的女生应该很愿意坐车。”

    问橙听到洛星河提及他哥,问橙非常疑惑的低喃了一句:

    洛星河听后沉默了,御剑心却觉得好玩,立刻就玩心大起表示认同了:

    “你哥?”

    “我有两个消息要告诉你,你想先听那个?”

    “松竹秀可以回鞭链里,也可以放我口袋里,但……御剑心回不到青铜剑内了,要他回去的话,缀不语就得失血过多死这,还有,你肯定不知道缀不语是谁,就是她,我扶着的这个。

    “不分,反正都不怎么好。”

    “本尊觉得这方法可行,一辆车三个人很正常,本尊委屈一下开车也不错。”

    当时那场面叫一个尴尬啊!缀不语看到扶着自己的人是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抬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洛星河脸上,随后看到车内坐着的单谚,立刻意识到是自己多心了,他们应该是要扶自己上车离开郊外。

    问橙也听出了洛星河的意思,但他看看御剑心又看看松竹秀,随后走向还躺在地上没醒的缀不语。

    问橙也没再兜圈子,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计划:

    “他也喜欢穿风衣,但却是立领款,有点胖,比我矮半个头,戴黑墨镜,还喜欢戴圆顶礼帽帽檐压很低。”

    问橙默认了洛星河的沉默:

    洛星河感觉到自己晋级成了问橙身边最亲近的工具人,他无奈的揉揉太阳穴,等待着问橙告诉自己更大的祸事。

    “别想了,看你这样就是把我哥的长相忘记了,大概是他不经常出门的缘故吧,你背上青铜剑带上鞭链,咱们先回市区,去我家看我哥一眼不就想起来了吗?”


以契为证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