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无言不信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若不是有人告诉他,他怎么可能那么快知道自己昨天与他的对手见面了,一脸不快的来找自己探话?

    他这话中有话。

    想来也是,同为法曹从事,自己固然资历不高,可名气却是极大。

    “是的!”

    家里只有一老一少外加头毛驴,不需要太大的空间,也不愿委屈自己,折中的最为合适。

    现今的大周依旧在用唐宣宗时期颁布的《大中刑律统类》作为刑法依据。

    一套离开封府很近,就隔着两条街,位于黄金地段。只是唯有小小的一个院落,环境朝向也不太好,背着阳光的。一套相对较远,坐北朝南的中小型宅邸。最后一套位于开封中部,并不属于繁华的北方,可占地面积很大,有三个大院落。

    吕斌若上位,法曹就空缺了。同样的张岳若当了这开封府第二把手,以他与吕斌的矛盾,只怕吕斌也干不长久。

    这才有了张岳、吕斌的严、宽之别。

    都是千年的狐狸,谁看不出来点问题?

    这对于雄才伟略的郭荣来说,那是万万不能接受的。他要订制出全新的律法,一本只属于大周的律法。

    亦如后世一样,只要岗位上有自己的人,事情就会办得出奇顺利。

    接下来的程序根本不需要罗幼度东跑西跑,一切从简,户部内部过了一套流程就搞定了。

    这新律法分为敕、令、格、式好几种分类,开封府负责刑法中关于民事诉讼的部分,这也是开封府的职权所在,为民请命。

    城南过于冷清,治安也不是很好,能够搬入城北,老胡自然跟着开心,并无半点留恋。

    张岳听得此言,一脸欣慰,赞叹道:“说的太好了。中原久经战祸,百姓生活困苦,难免会有宵小乘势作乱。以严法约束,可天下大治,某与罗从事志同道合矣!”

    正当他看得入神的时候,吕斌面色不虞的走到了近处:“罗从事在此可还习惯?”

    只是将赵匡胤送的锦缎裁剪了六尺售卖,他们的经济条件就得到了改善。

    吕斌是大理寺的六曹,可不是什么大内密探凌凌漆,更加不是锦衣卫之类的特务头子,手下有一群神出鬼没的密探打探情报。

    他们并不知罗幼度是郭荣亲自任命的官员,但罗幼度的任职是不经考核,开封府第一把手亲自安排,吏部直接下命,这种待遇一般只有状元郎才配拥有。

    翌日,罗幼度一如既往抱着《大中刑律统类》硬啃,对于刑法也有了初步的了解。

    但凡通货膨胀,朝廷钱币失去信任,进入以物易物的时代。

    再三谢过张岳之后,罗幼度回到了开封府,啃着《大中刑律统类》直至黄昏时分,离开开封府,便如打卡下班一样。

    罗幼度果断选择了折中的第二套。

    吕斌若有所指的问道:“听说从事昨日去户部申请了府邸,就要乔迁新居了?”

    布匹永远是取代钱币的第一硬通货。

    他言语间有些兴奋。

    假如自己不出现,就他这样两边讨好的风格,不论谁得势,都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罗幼度心念电转,自己这是给人阴了?

    看来自己当了这个法曹从事,引起了他的忌惮了。

    “严法不是为了惩处,而是为了约束!”

    还不只是盲目分配,户部郎中特地精选了三处,让罗幼度自己抉择。

    吕斌见罗幼度回答的这般随意,只以为他不知自己与张岳的矛盾,更加不知两人为了

    没有迟疑,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罗幼度很直爽的说道:“以让老管家雇佣人手搬迁,家中清贫,没太多东西,今夜便能入住。说起此事,还得谢过张岳张府院。讲来也巧。属下从尹从事那里得到可以申领宅邸消息的时候,立刻动身去了户部。在吏部遇到了张府院,属下不认得他,却不想他居然认得属下。还很热心的帮忙,免去了很多麻烦。”

    现在有了自己的存在,谁能上位,就不好说了。

    张岳将罗幼度视为自己人,办事也格外出力。

    这一回到宅邸,罗幼度便从赵匡胤送来的厚礼中挑选出了一方砚台以及一盒南岳云雾茶分别让老胡明日抽空送到张岳、吕斌的府上,然后也跟他说了新家的事情,让他明日找一些靠谱的百姓,每人给两个大钱,将值钱的东西搬至城北新家。

    衣食住行,衣占首位。

    若有晋升的机会,谁上去的可能性更大?

    是尹一德吧?

    他们所剩的通宝全都买了酒肉,不过赵匡胤出手阔绰,送的礼物皆是值钱的好物,尤其是锦缎丝绸。

    罗幼度忙将手中书卷放在一旁,起身让位笑道:“比起之前清闲许多,哪有不习惯的。”

    尽管罗幼度地位并不高,却是最值得拉拢的一位,将之拉入自己的行政理念,以达到晋升的目的。
问鼎十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