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无言不信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何况罗幼度之前在法曹部不过是一个小吏,曾经在他们之下的存在。

    开封上下皆知开封府出了一个能断是非的好官。

    为什么?

    他们联合其他人意图架空罗幼度亦在情理之中。

    目送孔佳、朱舒离开,罗幼度淡然自若的笑了笑。

    但身为商场精英,对于人性人心的理解还是有一定把握的。

    他分别去给张岳、吕斌送行,其目的完全相反。

    这谁受得了?

    其实他并不知道孔佳、朱舒已经联系好自己的同僚旧部针对自己,架空自己。

    何况要滚蛋,也不是轻易就能滚蛋的。

    一开始罗幼度还很新鲜,这可是开封府的大堂,电视里没少看张龙赵虎王朝马汉的威风情节,然后凭借自己的才智,破解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案,获得

    法曹部上下皆知罗幼度的厉害,对于他的任何任命安排,莫不听从。

    对他们动手,理所当然。

    登闻鼓急促的响起。

    假若罗幼度接替的是张岳的府院,那罗幼度的态度也会跟着相反。

    在罗幼度心底张岳的旧部可以信任,而吕斌的旧部压根就不可信。

    吕斌旧部就不一样了,他们跟着吕斌混了那么多年,谁不想着跟他一起向上爬?

    故而张岳旧部是希望罗幼度好,他们需要一个能够抗衡尹一德的人;另外罗幼度万一升官,则成为开封府的第二把手。那么他们便可抢得先机,鸡犬升天。就算短期内难以提升,也能得到庇佑,甚至于在给尹一德打压时,直接转入罗幼度的法曹部,给自己留有一条退路。

    滚蛋,怎么可能滚蛋。

    张岳旧部的敌人是尹一德,尹一德空降开封府府院动了张岳旧部的利益。

    这种博弈最忌讳的是斩尽杀绝,不但会引发激烈的反抗,同时也会令开封府的工作受到影响。

    这一下直接让两人刚刚组建的反罗幼度联盟的成员坐不住了。

    对于投诚者,罗幼度自然大度的接纳。

    兼之罗幼度干实事,不讲虚名,处理案件秉公执法,不足一月便闯下了不小的名望。

    吕斌是将他们当做自己的继任者培养的,利益纠葛最深。

    不管尹一德是不是小人,任谁都不喜欢脑袋上莫名其妙的多一个上司。

    反罗幼度联盟仅存于不足一天便烟消云散。

    有一就有二,反罗幼度联盟的其余人也看清了事实,纷纷缴械投降。

    法曹部处事效率直线上升。

    “咚咚咚!”

    一但影响到开封府的工作,就等于是他这个法曹参军失职。

    罗幼度对此自然不觉得意外,为了彼此的利益博弈,这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

    得不偿失。

    罗幼度这一把火烧的是快准狠,昨日他们刚刚定下计策,第二天领衔的两个人直接给赶出了开封府,去寻找虚无缥缈的证据,处理陈年旧案。

    这日罗幼度一如既往的在办公署看着兵书,这天他看得是《司马法》,他发现这一本本生嚼兵书,领悟没有领悟打仗的本事不知道,但对于战争,有了一定的了解,算得上是一个好的开始。

    给张岳送行是为了接收张岳的政治遗产,而给吕斌送行是为了确认自己应该将哪些人踢开,哪些人可用。

    罗幼度还不至于如此神算。

    结果吕斌走了,罗幼度这个莫名冒出来的人将桃子摘了。

    孔佳、朱舒给罗幼度指着鼻子骂,心底愤恨,却也不敢再说了。

    现在对他殷勤最盛的殷明就是他烧的对象。

    因为罗幼度与张岳的旧部没有任何利益瓜葛。

    对于犯错的官员从不手软,真要因为不愿意去处理案子而撂挑子不干,指不定就是人头落地的下场。

    至于与他同时升任开封府府院的尹一德,还在焦头烂额的应付吕斌旧部的阳奉阴违,非但没有坐稳位子,反有给架空的势头。

    看着强势的罗幼度,孔佳、朱舒别无选择,分别从案几上接过卷宗,灰头土脸的告辞离去了。

    在送吕斌离去的时候,罗幼度发现与吕斌关系最好最得他信任的就是孔佳、朱舒。

    罗幼度借用给张岳、吕斌送行的契机,不足半月便坐稳了开封府法曹参军的位子。

    自己好不容易有今日地位,哪里舍得放下。

    就在孔佳、朱舒离去后不足半个时辰,便有人开始向罗幼度投诚,并且递上了效忠信,将昨日孔佳、朱舒领头密谋一字不漏的全盘托出。

    罗幼度放下了手中的兵书,准备坐堂开庭。

    当今天子是个英主,却也是个杀星。

    罗幼度深知政令不通达,下属阴奉阳违的危害。是故他必须要烧一把火,而且还得烧的准,烧的旺。
问鼎十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