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无言不信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薛居正说道:“蜀地百姓赋税极重,百姓困苦,但夔州与我峡州接壤。两地往来商贩接续经过夔州,故而夔州境内百姓皆以我朝钱币为主,受此影响。夔州百姓温饱无碍,且常与峡州百姓往来,对于我朝税赋情况,有一定了解,境内大多百姓皆向往峡州百姓生活。故而常有夔州百姓东逃的情况发生。”

    蜀国百姓因孟昶的骄奢淫逸,过着水深火热的日子,他在蜀国早已丧失民心名望,除成都外的周边州府就盼着有救世主救他们于水火。

    罗幼度悠然道:“灭蜀易,治蜀难呐!”

    “陛下,蜀主孟玄喆对属下很是谦卑,做足了小国国主的姿态。”

    在这恶劣的天气下,不宜出战。

    曹彬已经抵达扬州前线,他并没有及时开战。

    罗幼度听着薛居正将他一路上的见闻言明,心中恍然。

    “臣闻之愕然,实在不明白,此事居然值得吹捧?”

    罗幼度微微皱眉,道:“说得轻巧,真要做起来并不容易。”



    明白了为何蜀地叛乱不断,甚至于高粱河车神赵匡义动了放弃蜀地的念头。

    罗幼度颔首表示明白。

    薛居正出蜀以后,马不停蹄地返回了汴京,向罗幼度禀报一切。

    各级官员都在为战事奔波。

    宋军一来,活路都没了。

    战役的胜负除了前线兵士将官的效死之外,后方的调度也是极其重要的。

    薛居正感觉自己上了贼船,默默地同意下来。

    “那你是如此回应的?”

    这几日江南大雪,他手中兵士大部分来至于中原北方,对于江南的水土有些生疏。

    薛居正也知道这点,说道:“若陛下亲征……”

    以往的军队就是正规匪徒,现在经过两代人的正己治军,军队风气大改。

    但是蜀地天高皇帝远,真要有一将头昏脑热,干出点事情。

    薛居正一州一州的说着情况,当说到成都的时候,忍不住摇头道:“入了成都,所见景象令臣叹为观止。这成都居于成都平原,受昔年李冰治水影响,成都平原水渠纵横,农业发达,物产富饶,有天府之称,可孟昶因为花蕊夫人一句话,直接在成都周边四十里去田地而种花圃。”

    这不反宋,反谁?

    薛居正沉吟片刻道:“回禀陛下,蜀中情况,可用五字形容贫富两重天。臣入蜀从三峡入蜀,第一站是夔州,此地百姓清贫自得,仰慕我中原。”

    两波物资,一波聚在扬州,一波聚在江陵。

    罗幼度大感意外,说道:“这话怎讲?”

    在孟昶的统治下,至少还能苟活。

    现在的军纪比之以往,那是好太多了。

    罗幼度看着薛居正,神秘兮兮地说道:“此事不许说出去。”

    薛居正继续道:“入得成都城,城中景象也令臣咋舌,满街酒香四溢。这还是在国殇之中,若非国殇,只怕宴乐之风,更加猖獗。”

    各种军备物资皆往南调。

    远在汴京的罗幼度想要挽回局面都不容易。

    薛居正正容道:“其实不算难,但要效仿当年昭烈帝大军过境秋毫不犯,厚树恩德,蜀地归心。”

    “臣一路见闻,敢于断言,蜀中百姓,期盼王师久已。”

    他指着一旁的凳子说道:“薛卿坐下,慢慢细说,朕想听听你这一路见闻。”

    薛居正瞠目结舌,一下子不知道怎么挽回了,他只是随口提个意见而已……

    明白了为什么蜀地如此难攻,宋朝六十六天就能灭蜀。

    接下来的时间,中原朝廷的机构开始高速运转。

    军饷的调配,粮草的运转。

    罗幼度等得就是这一句话,说道:“爱卿言之有理。”

    宋军在王全斌的统领下,在蜀地奸淫掳掠,诱杀蜀兵,彻底激起了民愤。

    结果来的不是救世主,而是一群恶魔。

    “迎接臣的官员还自豪地对臣说,臣来的不是时候。说若是臣在四五月份抵达成都,便可瞧见沿城四十里远近,芙蓉盛开,都如铺了锦绣一般,称成都为芙蓉城。”

    罗幼度大笑:“好一个目空一切,朕要的就是目空一切。川蜀小国,我堂堂中原,压根就没有将之放在心上。唯有如此,他们才有胆子在太岁头上动土。”

    薛居正道:“属下是上国使者,自是维持朝廷风度,目空一切。”

    薛居正继续道:“过了夔州,沿着长江西进,便是开州。从此地开始,百姓渐渐以物易物,往来交易,已不用钱币。尤其是大巴山的山民,他们只接受以物易物,概不接受一切货币,为此多次与地方商人起冲突。”

    罗幼度并不觉得奇怪,蜀中朝廷为一群贪官污吏占据,但能够成为贪官,也是一种本事,不至于跟自己莽着来。
问鼎十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