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者无言不信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王廷义说道:“我砍了吴霖阳……”

    呼延赞、王廷义两位哼哈二将虽说行为让人无法理解,但自身实力却是毋庸置疑的。

    随着城楼上唯一能打的副将被呼延赞一铁鞭爆头以后。

    他需要的是一個顽强抵御中原入侵的烈士,而不是一个畏惧死亡,临阵而降的怂货孬种。

    这摔了一次不够,还来?

    这攻城之战,争分夺秒。

    所以入城以后的罗幼度,看着吴霖阳的尸体,长叹道:“好一个守义成仁的忠烈之士,谁言蜀地无男儿?此便是也!只可惜,不能为我所用。来人……将之首级缝上,送回成都。”

    无意间他又望向了呼延赞,忍不住一句脏话脱口而出:“狗日的!”

    王廷义再次道:“我砍了吴霖阳……”

    王廷义理所当然地解释道:“那盔甲笨重了些,穿着杀敌,没赤着身子灵活。”

    一缓神的功夫,往往意味着十几或几十名攻城部队的先登已经快手快脚地上城来了。

    罗幼度道:“那我问一下,你登城不进城墙,站在女墙上做什么?”

    呼延赞玩骚操作,站在女墙上杀敌,给摔下了城楼。

    城楼上的蜀兵从溃散到溃败……

    呼延赞、王廷义这两个身上依旧带着血腥气的猛将,也察觉到了异样,登时息了声。

    指挥攻城的车神赵匡义也看傻了,此后就没敢让呼延赞上阵……

    呼延赞尴尬地道:“就是屁股有些疼,其他没什么?”

    呼延赞支支吾吾,说不上话。

    罗幼度往向了他,道:“你呢,好好的盔甲,怎么就给脱了?”

    王廷义依旧道:“我砍了吴霖阳……”

    自罗幼度选择强攻云安监的时候,吴霖阳注定活不了了。

    罗幼度冷笑道:“呼延将军,这从城头摔下来的感觉如何?”

    这两

    随着越来越多的攻城兵卒登城,对守军的斗志是极大的打击。

    呼延赞气急道:“我毫发无损……”

    换做常人早就摔得半身不遂了,但这家伙跟没事人一样,继续嗷嗷叫的登城杀敌。

    王廷义不甘示弱:“我爹叫王景……”

    呼延赞没辙了,强辩道:“我也砍了不少将官……”

    罗幼度哭笑不得,挥了挥手,有气无力地道:“你们下去,每人抄写论语五十遍。抄不完,不许上阵。以后谁再敢干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就抄一百遍。”

    他却不知道,类似的操作在另外一个时空,这货干了四次,整整从城墙上摔下四次。

    吴霖阳想要投降,但是让王廷义一刀砍了脑袋。

    呼延赞道:“我第一个登城……”

    真不怕死啊!

    呼延赞:“……”

    两个家伙一点也没有自觉,还在争论谁的功劳大。

    云安监最强的都将,给他一鞭爆了脑袋。

    他是砍了好些将官,不过他武艺奇高,便是一流好手,也非他十合之敌。

    所以他说不上来杀了几个将官,就觉得跟寻常兵士一样,没啥区别。

    呼延赞道:“我敲了八十三个人头……”

    可看着那不着甲胄的模样,深怕他有个三长两短。

    罗幼度双手揉了揉太阳穴,这两活宝,真让人头痛。

    再也难以组织像样的抵抗。

    城墙是城池重要的防御工事,也是守军赖以御敌的心理屏障。

    那巨大的铁疙瘩又站在了女墙上,挥动着铁鞭、降魔杵敲西瓜了。

    看着王廷义高呼酣战,手中双钢锏,左敲右打,确实勇悍。

    王廷义也不甘示弱,他嫌弃王景给他的盔甲笨重,穿着不舒适,发挥不出自己的实力,在途中将盔甲脱了,赤着身子就上了城头。

    一点面子也不给城墙留……

    罗幼度看着两人一边争辩一边走入府衙,脸色阴沉。

    即便罗幼度不下此令,田绍斌已经准备派出精兵做最后一击了。

    守城蜀兵素质本就不高,军心跟着动摇。

    便如罗幼度之前预料的一般,经验不足的吴霖阳,面对真正的变故,将令混乱,不知如何应对,脑中一片空白。

    做好了全套的戏份,罗幼度在云安监的府衙,接见了两个让他头大的哼哈二将。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是一时兴起,觉得好玩。

    让他们两人这么一闹,云安监城楼上已经出现了动荡。

    城上的守军一阵慌乱,似乎还有不少人摔倒在地。

    见城头大乱,罗幼度本不欲干涉田绍斌的指挥,这时也顾不得那么多,让人通知田绍斌派出主力强攻。

    见他解释不上来,王廷义在一旁偷着乐。
问鼎十国最新章节!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