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人被大力扔在床上,浴袍从下而上往上掀开,露出了男孩纤细的小腿,以及带着淡淡青紫色痕迹的大腿根,陆闻彦的眼睛更加幽深了。

陆闻彦此刻是彻底萎了,额头满是黑线。

陆闻彦很无语,拉肚子就去拉,叫他做什么?这男孩未免太粘人了点。

陆闻彦不是个会委屈自己的人,美食在前,他怎么可能不享受。

俯身压下,不顾周纯的挣扎,解开了那间白色浴袍,此时他正想着,要是浴袍是黑色的,身下的人恐怕会更粉嫩,更好看......

周纯感觉肚子越来越痛,甚至有些痉挛,额头开始冒汗,头发依旧湿润,已经分不清到底是洗澡水还是冷汗了。

“啊,等等!”周纯从陆闻彦深不可测的眼神中看出了兽欲,看出了饥.渴难耐,同时也看出了暴戾,于是连忙喊停,商量似的,“陆爷,昨晚我们才那个,我都还没恢复呢......”

周纯瞪大了双眼,不禁怀疑,这个男人真的是书中描述的那个禁欲系大佬?平时不苟言笑,冷到周围人都能被冻住的男人,怎么在床上这么急色,骚话信手拈来......

眼看着周纯都在床上打滚了,陆闻彦连忙把人搀扶了起来,“一个人能去卫生间?”

“我的房间好像没有这么大,需要你走几分钟?”

“咕叽咕叽,叽里呱啦~”霎时间肚子叫得更欢了。

“吃了什么,肚子这么圆?”

“......”

“咕叽咕叽~”

“我不是,我没有,是意外。”

只是当浴袍被完全扯下来的时候,他看见的不是想象中的白嫩肌肤,而是一件白色的T恤,胸前印着一个狗头,吐着舌头。

于是黑着脸的男人毫不温柔一把扯起了男孩,拎小鸡似的把人拎到了卫生间,然后紧紧把门关上了。

“哦,好吧。”周纯嘴上答应,脚下的动作却越来越慢,恐怕只比蜗牛快一点。

“别多话。”陆闻彦伸出一指压在那莹润的唇瓣上,“让我看看这会儿穿内裤了没......”

温度过分高的洗澡水把周纯熏得整个人热气腾腾,从头粉到了脚。

心中产生一种难耐的情绪,陆闻彦再次,不厌其烦的提醒:“动作快点。”

“我看你很有活力,今天还逛了一天街,都乐不思蜀了。”

周纯顿时浑身僵硬,结结实实成了个木头人,感受着一双大掌在胸口揉揉捏捏,最后停在了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肚子上。

于是床上两人都愣着不动了。

男人的沉沉声音落在耳边,周纯突觉身体不适,肚子都开始痛了。

“衣服呀。”

叫声还在继续,周纯的嘴巴都发白了,捂着肚子蜷缩成了一团,看着分外可怜。

“我大概要拉肚子了吧。”周纯忍痛回答。

陆闻彦能够想象的出来,一丝不挂的周纯会是什么样子,恐怕比昨晚还要让他沉迷。

“呜呜呜,要不你扶我去?”

“你——”陆闻彦脸黑了。

“......”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陆闻彦忍下了这小小的不适,手已经伸进了周纯的T恤里。

可是转念一想,这种玩弄男大生感情的渣男能不色?

“咕叽咕叽~”突然两声不合时宜的叫声从周纯隆起的小肚子里发出,清脆有力。

更关键的是,这个衣服胶印十分劣质,靠近了还能闻到一些工厂破布的味道。

这个时候只要轻轻一戳,那汁水肯定多的能炸开......

“痛痛痛,我要拉肚子了呜呜呜,怎么办呀陆爷?”

好在大床很软,周纯屁股着床,被反弹了一下,其余的倒没什么。

果然,被熏得粉嫩的人就像只多汁的薄皮水蜜桃,虽然瘦了点,但是完全能接受,好吃就行。

还有他的小屁股中间,已经抹了两次药了,除了还有些酸酸麻麻,也没有痛感了。

耳尖脸蛋半截脖子......虽然再往下看不见,直到下方白色的浴袍下面露出一截粉色的脚脖子和脚丫子,粉中带透,像是上好的脂玉一样,让人忍不住想上手摸一摸,揉一揉。

陆闻彦等了很久了,终于失去耐心,翻身下床将男孩横抱起来扔在床上,动作算不上温柔,甚至可以说有些粗暴。



陆闻彦动作慢了一拍,皱起了眉头:“你穿的什么东西?”

陆爷的小美人又在装绿茶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