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而苏白果从小身体不好,总是容易咳嗽,他对玫瑰花粉过敏,落在身上的花粉意外的诱发了他的哮喘。

苏白果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只知道这一晚上他做了许多梦,有上一世的也有这一世的。

许多曾经已经忽略的小事,又一次出现在苏白果的脑中。

眼前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在失去意识之前,苏白果看见了一个人带着一丝淡淡的柑橘香走到了自己身边,接住了自己即将坠落的身体。

想起往事,苏白果的头有一些疼,他也第一次开始反思自己,上一世,自己到底有没有喜欢过韩非离。

那场宴会具体是谁办的,又是什么样的目的,苏白果不记得了。

后来苏白果才知道,当时是韩非离送自己去的医院,而自己为了感谢韩非离的救命之恩,就尽可能的对他好。

直到闹钟将苏白果吵醒,苏白果才晃着他有些混乱的脑袋,睁开了双眼。

那场宴会十分的盛大,汇聚着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人们在那里畅谈,或是攀附上豪贵,或是展示自己的地位。

直到后来,他自己都不大清楚,自己对韩非离到底是报恩还是喜欢。反正韩非离对自己温柔至极,无微不至的照顾,再加上齐月白在旁边附和,苏白果就彻底认定了韩非离了。

躺在床上的苏白果,第一次对自己曾经和韩非离的感情有了怀疑。

他想起来了,自己上高中的时候曾经和父亲参加了一场宴会。

苏白果再次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医院里,身旁是焦急无比的父母。

蒋逸阳面色也有些复杂的看向苏白果:“果果,你......没有看贴吧吗?”

同学们用着一副苏白果看不懂的目光,上下打量着他,然后开始在底下窃窃私语。

苏白果不断地在脑海中搜刮着记忆,好像许久许久之前,早已尘封在了他的脑海深处。

苏白果被弄得一头雾水,连忙跑到了蒋逸阳的身旁:“阳哥,他们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

是因为报恩而跟随,直至最后形成了习惯,还是什么?

和陆云知一起吃过早饭,将他送到教室以后,苏白果抱着书本,走到了自己的教室。

强烈的窒息感让他觉得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双手慌乱的在身上摸索着药物。但是由于他平时并不常犯病,并没有随身带药的习惯。

而正当他准备从后门溜出去透透气的时候,意外的在拐角处撞到了一个人。

呼吸越来越困难,大脑也因为缺氧而意识越来越淡薄。

而那个人正好手捧一束巨大的玫瑰花,花粉骤然落在了苏白果的身上。

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韩非离的小尾巴的呢?

只知道自己和父亲来到这场宴会以后,由于父亲忙着应酬,无暇顾及自己,自己便无所事事的在宴会厅各处游走,想要寻找一块安静的地方。

可是刚一进门,苏白果就敏感的发现了在他踏入教室的一瞬间,班级里的气氛明显变得奇怪了起来。

重生后剧情好像变奇怪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