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好,谢谢陈医生。”

苏白果当初追在韩非离的身后,太过于高调,陆云知以前不关心这些不知道,如今随便逛逛贴吧,就能看见各种苏白果为韩非离做的光荣事迹。

陆云知拿着手机,很想问问苏白果去哪了,晚上还回不回来,可是他在输入框里打了又删好几个来回,终究是没有将信息发出去。

苏白果今天晚上还回不回来?

【你们是没见到,上一次韩校草社团活动,把苏白果带了过去,结果苏白果简直嘴都快咧到天上去了,并亲自掏腰包承担了那次活动的所有花销。】

“你今晚要回学校?”陈医生看了下表,已经九点多了,轻轻的皱了下眉。

【苏白果?就那个苏家的小少爷,每天像个跟屁虫一样跟在韩校草身后,还真是舔狗。】

毕竟,自己好像没有什么立场去打探别人的隐私。而且,明明和自己没有关系的事情,为什么却扰乱了自己的平静的心。

苏白果到是毫不在乎,将裤子翻转下来,遮住有些恐怖的双腿,然后看向陈医生:“那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不然一会宿舍就关门了。”

【那可不是,咱韩校草打球,他递水,韩校草吃饭,他打饭,韩校草上课,他陪读,也就是韩校草脾气好,不然的话我早就把他打得娘都不认识了。】

“陈医生!你看,这回我的穴位都找对了!”

“既然学了,当然要认真学,这也算一项技能嘛。”

陆云知坐在桌子前,厚重的笔记本摊在上面,他的脑子里却都是今天在贴吧里看见的苏白果和韩非离的种种。

而陆云知敏感的发现了苏白果的异常,刚刚上扬起的嘴角,瞬间收回,他抿了抿自己的两片薄唇:“你去哪了?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嗯,还好赶上了,差一点就被锁在门外了。”

“果果......其实,你不必这么认真的。”说到底陈医生还是心疼他们的小少爷,看着他白皙修长的腿上,此时布满恐怖的针眼,有些于心不忍。

苏白果走到自己的床铺前面,将身上的背包放在椅子上,由于双腿此时布满针眼,走路时布料的摩擦让他十分的不适,不自觉的走路姿势就有些怪异。

......

终于,门外传来了钥匙扭动锁芯的声音,陆云知连忙拿起笔,装作认真学习的样子,只不过微微勾起的唇角,出卖了陆云知此时的心绪。

已经九点了,门外依然一点动静都没有。

苏白果的态度很坚决,和陈医生挥了挥手,意思十分的明显。

陆云知今天一整天都有些心不在焉的,他哪都没去,就坐在寝室里,时不时的看下手机,又烦躁的将手机倒扣在桌子上。

“算了,我送你回去吧,你的腿现在估计走路回去会疼的。”

在经历过无数次试验,腿上密密麻麻的布满了红点以后,苏白果终于掌握到了诀窍,可以正确的扎在穴位之上。

“嗯,早上没打声招呼我就走了,而且我想先试试按摩的效果。”

“你回来了。”直到苏白果走进寝室,陆云知才放下手中紧紧攥住的笔,然后淡然的抬起头,看向苏白果。

重生后剧情好像变奇怪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