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提示:如果章节内容错乱的话,关掉阅读模式即可正常】

]

虽然夜擎琛的势力范围毋庸置疑,但是霍锦言也不是可以轻敌的对手,与她通电话时,他便说了是她不会找得到的地方。

他左手已经戴了一只,她给他的右手也戴一只。

“热带雨林别墅我们的人已经排查,果然人去楼空。”

谢倾浅下巴搁在夜擎琛的肩膀上,夜擎琛绝美的侧脸对着她:“满意?”

“为什么我做什么事,你都要往坏处想?”虽然是个魔鬼,但也是个可以征服一切的魔鬼——

夜擎琛深凝着她,不是他总是往坏处想,而是她从第一次跟他提离婚,做的每一件事无不在昭告天下,她有多厌恶他。

“没品味,这是世上独一无二的戒指,我画的。”

谢倾浅画的正认真,被男人突然一个不满地低吼画笔偏离了方向,刚要拿橡皮,偏头看,沿着这个线继续画……

从她的手里拽下画板,铅笔灰线条,画里夜擎琛长着恶魔的尖叫,邪魅的眼,微微勾起的右嘴角,既邪肆嗜血,又贵气邪恶。

虽然很不爽这个女人揣摩别的男人,但还是听取了她的提议。

“嗯。”夜擎琛正好趁她画素描的时候那平板电脑来处理公务。

心晃动得厉害,但她还是忍不住吐槽:“很丑!”

“知不知道为什么婚戒要戴在左手的无名指上?”夜擎琛扯过她的小手,戒指是半成品,还没有画钻石手就被抽走了,指环边上被笔划出了长长的线条。

“不说话表示无语……”

“少爷……”季克走过来,看到两人躺在沙发上,单身狗立即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连忙低下头去,将平板递给他:“绿色的部分是我们排查已经排查的部分,红色的部分是可疑的部分。”

他猛地站起,谢倾浅吓得赶紧扣下画板。

“那算了,我不画了。”她画笔摔掉,手突然被他抓住。

“奖励?”

“你不

开始起笔:“你记得答应我救清溪的。”

“画了什么?”伸手要去抢,她又要躲,索性将她整个人压在了沙发上。

夜擎琛听到五这个数字不自觉地皱了一下眉头,心头涌起了一股跟怪异的感觉,腹诽着五天这两个字。

她主动地牵起他的手,将他拉到客厅,推到沙发上坐下,让季克拿来了画笔和画板。

夜擎琛感觉到女人哪里不对,像是在偷笑?

夜擎琛眉头一挑,女人的表情在告诉他,她有多嫌弃。

夜擎琛竟这么认真的解释,他说他欠她一个婚戒,结果就在手上画了一个?

谢倾浅偏头,凝着手指上画的小小的一个圈:“不知道。”

在她的手指上画戒指?刚拿走了那没钻戒,说她只能戴独一无二的……

夜擎琛从谢倾浅的身上坐起来,谢倾浅直觉应该是应该是与霍锦言有关,也坐起来看向电脑屏幕。

“不说话是感动?”

“答应你五天之内把礼物给你。”谢倾浅放下蛋糕,其实她也没必要那么悲观,夜擎琛不一定救不出谢清溪,就算走最后一步,她也不一定逃不出来。

谢倾浅点头:“还不错。”

“……”

原来这就是独一无二……

“画深一点。”夜擎琛不仅很配合地让她画,还让她加深笔墨。

“在你眼里我就是个魔鬼?”

“手表?”

“婚戒戴在无名指上,传说这里是通向心脏的地方,代表两个人的诺言是一辈子。”

手指一个瑟缩。

“不许揣摩别的男人!”

夜擎琛手指滑过红色的部分,掠过迷失森林:“重点排查这个地方。”

“你很了解他?”夜擎琛不善的目光从平板电脑里抬起。

可想而知,难度应该不小。

“我只是在推理,或许可以从他的喜好上入手。”

五天之后她又想干什么?

“他养了那么多蛇,应该喜欢潮湿偏暗的地方,或者森林?”

谢倾浅眼中晃动着狡黠的光,拿起了刚才他给她画戒指的笔,又拉过他的手,还是在他的手腕上画画。

“你干嘛?”谢倾浅抬起手指,不知道他手中什么时候多了一支画笔,无名指上被画了一圈:“这是什么?戒指?”

大佬的小祖宗又造反了最新章节!